• 永久ppn884.com
  • 琵琶妞APP下载,最新网址发布>>
    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琵琶妞最新网址发布>>

    <br>“爸,你不要再結婚了,求求你了。”玉娟淚眼漣漣的望著父親趙強,早就 <br><br>聽同學和巷弄裡的婆姨們說後媽厲害,再聯想電影裡那悚人的畫面,她就不寒而 <br><br>栗。 <br><br>趙強歎了口氣,有些茫然。方當盛年的他一年前喪妻,平日裡身邊雖不乏女 <br><br>人,但每每暗夜裡醒來,擁衾獨臥,不免想入非非。再加上親朋好友一再攛掇他 <br><br>再娶個女人,就有些兒心動,這陣子跟一個叫慧芳的剛對上了勁,想不到剛吐點 <br><br>口息,就讓女兒頂了回來。 <br><br>“娟兒,給你找個媽不好嗎?你也好有個伴呀。”趙強勸著玉娟,“你別聽 <br><br>別人瞎講,哪天爸帶回來讓你瞧瞧。” <b青娱乐国产r><br>“我不要後媽,爸,就咱們兩人不好嗎?”玉娟噘著嘴端起飯碗走進了廚 <br><br>房。 <br><br>趙強望著女兒那窈窕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搖了搖頭,牽上自行 <br><br>車,用力一蹬,晃悠悠的上了中山北路。他這時是僑興機械廠的副廠長,分管生 <br><br>產,也有風聲說他就要頂替現任廠長馬達。他平日裡平易近人,在廠裡口碑甚 <br><br>佳,許多工人都想他來當這個家。 <br><br>趙強象往常一樣未進辦公室,先到印模車間,他以前也是在這幹出來的,是 <br><br>年年的模範車間。 <br><br>“趙廠長,你來了,”一個甜亮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他不用轉身也知道是 <br><br>車間主任林琳。 <br><br>“噢,小林,你也這麼早。”他是提前來上班的,這時還不到七點半。“還 <br><br>不到上班時間呢。” <br><br>“你不也這麼早?”林琳似笑非笑的望著他,林琳臉如滿月,媚眼如絲,當 <br><br>年也是一朵廠花,很多年輕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後來也是趙強出面作主,嫁 <br><br>給了現在的供銷科長李磊。 <br><br>“嘿,說的也是。”趙強勉強笑笑。 <br><br>“你有心事,說給我聽聽,”林琳關切的凝視他,“別憋在心裡,悶壞了身 <br><br>子。”其實她早就愛上了趙強,只不過趙強與他的妻子是情深意濃,她也知道插 <br><br>不上腳才作罷。 <br><br>“也沒什麼,你忙吧,我先走了。”趙強搖搖頭,轉身就要出門。 <br><br>“別忙著走,”林琳輕拉著他的手,一雙鳳眼火辣辣的瞪著他。“現在又沒 <br><br>別人,咱們來聊聊。” <br><br>“李磊還沒回來嗎?”趙強問道,“小孩書念得怎樣?” <br><br>“咱們不說這個,”林琳將身子輕靠在他的胸前,“聽說你又要結婚了?” <br><br>趙強聞到一股清香,不禁心下一蕩,眼前的林琳就像熟透了的桃子,婚後的 <br><br>她雖說生了小孩,但仍是漂亮如昔,風采不減當年。 <br><br>“沒那回事,別聽人瞎說。”趙強的手已是搭在了她圓潤的屁股上,只覺得 <br><br>滾燙滾燙。 <br><br>林琳嚶嚀一聲,踮起腳尖就把櫻唇往上湊,兩人的嘴緊緊的吮吸著,舌頭交 <br><br>織在一塊,趙強的手猛的插到了她的下身,那陰部突起處長滿了又長又黑的陰 <br><br>毛,中間的那道縫已是濕潤,淫水直流。趙強扒下她的褲子,掏出自己的傢夥, <br><br>噗哧一聲就插了進去。 <br><br>林琳單腳盤在他的腰間,身體靠在機床上,嘴裡不停的發出快樂的叫聲。趙 <br><br>強猛烈撞擊著,只覺得她的裡面又緊又濕,突然一陣的痙孿,他緊緊的貼在她的 <br><br>身上射出了一股濃濃的精液,林琳啊的一聲,渾身發軟,氣喘籲籲,“你晚上來 <br><br>家裡,李磊到北京出差還沒回來。”她興猶未盡。 <br><br>“這樣不好吧,”趙強猶豫道:“我再找機會,你快先把衣服穿上。”已經 <br><br>快到上班時間了。 <br><br>林琳嗯了一聲,膩聲道:“記著啊,要不我上你家也可以。”做愛後的她更 <br><br>是顯得嫵媚。 <br><br>趙強咬了咬她的耳朵,整理好衣服就匆匆上辦公室了。 <br><br><br><br>第二章 <br><br>華燈初上,趙強一進屋就看見女兒正端坐在飯桌旁。飯桌上一如往常放著三 <br><br>付碗筷,雖然愛妻離世一年多了,但女兒仍固執的保留著這習慣。 <br><br>“娟,你怎麼還不吃飯,”趙強見桌上飯菜沒動,“早跟你說了,要是我回 <br><br>來遲了你就先吃。” <br><br>“我偏要等你回來一起吃。”玉娟倔強的說,“以後我都等你回來。” <br><br>“傻孩子,這樣很容易壞了胃。”趙強愛憐的撫摸她的烏黑的長髮,女兒越 <br><br>發長得象妻子了,連性格也相似。他吃著玉娟盛上的番薯飯,問道:“過幾天要 <br><br>考試了,你也要早就睡覺了。別讀得太累。”女兒可能是秉承父母的天賦,自小 <br><br>就成績優異,學冠同齡,歷來是學校和老師眼中的寵兒。趙強從來也就不擔心女 <br><br>兒的學習,反倒常常叫她不用太辛苦。 <br><br>“知道了,爸。你這幾天總是這麼遲回來,是不是廠裡很忙?”玉娟瞪著她 <br><br>那雙大大的黑眼睛,小心眼裡滿是狐疑。 <br><br>趙強瞅了一眼玉娟道:“最近趕一批貨,這個月爸是別想清閒了。” <br><br>玉娟笑了,盛了一湯匙的蓮籽湯在趙強碗裡,俏皮的道:“我倒寧願你廠裡 <br><br>多點工作,免得你有時間總在外沾花惹草,盡想給我找個後媽。” <br><br>趙強捏了捏她的高挺的鼻子,歎道:“有你管著,我能怎麼樣?”站起身 <br><br>來,打開櫥門,一看,呆了。他的那些藏了好多年的陳年老窖都不見了。 <br><br>他回頭看著玉娟,她卻迎著他淩厲的眼神,嫋嫋亭亭的走到他的身前,輕聲 <br><br>道:“爸,你別生氣,我都把它給了後巷的老陳頭了。”說著撫摸他的略顯憔悴 <br><br>的臉,柔聲道:“媽去世後,你就每日裡以酒澆愁,媽以前不是不讓你喝嗎?你 <br><br>看看這一年來你老了許多!” <br><br>趙強悲從中來,哽咽道:“可你媽、你媽她不要我了,她違背了當初的諾 <br><br>言,一個人就這樣去了。娟兒,娟兒……”他剛強的方臉上有一種哀怨欲絕的神 <br><br>色。 <br><br>玉娟瞧得心一陣陣的疼,緊緊的抱著她的父親,兩人抱頭痛哭。 <br><br>漸漸的﹐趙強感到玉娟的身體有些發熱,他心中一蕩,忙推開她,用他那雙 <br><br>大手擦拭她的淚水,道:“別哭了,快吃飯吧。”玉娟的眼神裡好象已經有了些 <br><br>滄桑和憂鬱,這不應該是她這種年齡所應有的。 <br><br>入冬的杭州夜涼如水。趙強每每從子夜裡驚醒,總是感到一些寒意,儘管身 <br><br>上的被厚如山。往日他每一醒來,總是將手偷偷伸進妻的下體,那有濃濃的春 <br><br>暖。而妻也是配合著,兩人好似初戀般總是愛不夠,親不完,在被窩裡輾轉做愛 <br><br>數番,才相擁著沈睡到天明。 <br><br>恍然間有一種溫熱包圍著他,那溫熱熟悉之極,正是愛妻回來了,他一陣的 <br><br>愜意,用手擁抱,那身子曼妙無方,溫軟如玉,一股清香氤氤在他的周圍。 <br><br>他恍惚置身於一個美侖美奐的殿堂裡,有一雙纖纖玉手為他揉搓他那條已然 <br><br>暴漲的陰莖,於是他快樂的哼叫起來,接著有香津暗渡,他不再感覺口渴,不由 <br><br>自主的伸出長舌吮吸那瓊漿玉液。 <br><br>趙強的心兒好似在雲端飛蕩,他騰身而起,用勁一插,直搗玉門關,陰牝微 <br><br>張,一雙玉腿盤在他的腰間,身下的呻吟聲和喘息聲與他沈悶的喝聲交織在一 <br><br>起,更是使他情欲暴漲。他狠狠的發洩著隱埋在心中的苦悶,瘋狂的撞擊著,突 <br><br>然他猛叫一聲,重重的倒在了那已經幾度昏迷的身體上。 <br><br><br><br>第三章 <br><br>“啊,我幹的什麼事啊?”趙強醒時看到下體一片狼籍的女兒,不禁發出了 <br><br>一聲恐怖的叫喊。 <br><br>躺在床上的玉娟一絲不掛,嘴角間還殘留著一些唾沫,一頭長髮披散著仍掩 <br><br>不住那醉人的春色。她緩緩睜開眼睛,眼中愛憐無限,輕聲說道:“爸,你別內 <br><br>疚,這是我願意的。” <br><br>趙強哀聲道:“不,不,你還小,你不懂,我怎麼對得起你九泉下的媽 <br><br>媽。”他絕望之極,眼中一片茫然,除了死,他已別無選擇。 <br><br>玉娟非常清楚自己的父親,母親臨死時他那哀傷和痛楚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腦 <br><br>海裡,歷久彌新,永遠也揮之不去。她從後面抱住趙強,柔聲道:“爸,從今往 <br><br>後,我就是你的妻,就是你當年在未名湖邊海誓山盟的柳如依。”趙強與柳如依 <br><br>在北大念書時一見鍾情,其間雖歷經坎坷,但終攜手來到美麗的杭州工作,然而 <br><br>天不作美,柳如依在一年前因車禍不治去世,永遠的離開了他們父女。 <br><br>“不是的,你是我的女兒,我和你媽媽最親的女兒!”趙強泣不成聲,大錯 <br><br>已然鑄成,這世界在他的眼中顯得是那樣的無情和蒼涼。 <br><br>玉娟站了起來,退了幾步,叫道:“爸,我答應過媽媽,今生今世永遠照顧 <br><br>你。如果你棄我而去,那麼,爸,黃泉路上我陪你走。” <br><br>趙強望著女兒那淒苦無助的眼神,那眼神當年曾叫他肝腸寸斷,生死與之。 <br><br>他上前抱住她軟綿綿的身體,眼淚奪眶而出,“一切的錯都是爸的錯,一切 <br><br>的罪就由爸來受。” <br><br>“爸,我的爸,就讓女兒來照顧你愛你陪你,永遠永遠。”玉娟緊緊的抱著 <br><br>趙強剛勁的後腰,臉上綻放著幸福的淚花。 <br><br><br><br>第四章 <br><br>春去秋來,花開花落。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玉娟再過半年就要高考了。 <br><br>這日是星期天,二樓的主臥裡春意盎然,趙強和玉娟躺在床上纏綿做愛,趙 <br><br>強嘴裡含著她的香舌,單手提著她的左腿,款款抽動,玉娟在他的身下婉轉承 <br><br>歡,發出了醉人的哼嗯聲。她繼承了父母的所有優點,高挑身材,白皙的臉上眉 <br><br>如遠山,高挺的鼻樑下有一張櫻桃小嘴,是屬於那種古典美人的類型。 <br><br>趙強再次射出他的精液在玉娟無毛的陰牝裡,床單上滿是他們做愛後的體 <br><br>液,今天他們已是連泄四五次了。趙強用手摸著她潮濕的陰阜,不知為何玉娟的 <br><br>下體好似停止發育一樣,寸草不生,顯是天生的“白虎”。當趙強用手指翻開她 <br><br>柔嫩的陰唇,按在顫抖的陰蒂上時,玉娟幾乎昏倒了,一陣的痙孿使她忘形的挺 <br><br>起屁股迎接那快意的挑撥。 <br><br>“爸,你說我念哪間學校好?最好是近一點的。那我週末就可以回來。”玉 <br><br>娟膩聲的問著靠在床沿的趙強,“我可不想去北京。” <br><br>趙強的原意是想讓她去念北大,那是他和愛妻的母校。但玉娟認為那離杭州 <br><br>太遠,不肯去,不然北大和清華都已經寄來了提前錄取通知書,但她總是固執已 <br><br>見,趙強也沒辦法。 <br><br>“你看著辦吧,你還會聽我的?”趙強無奈的歎了口氣。玉 <br><br>娟美目凝視著他,湊上前親了親他的雙唇,“除了這個,我都聽你的,你要 <br><br>從後面還是前面?”她故意淫笑著挑逗他,用手撥了撥趙強已經縮成一條小蟲的 <br><br>陰莖。 <br><br>趙強用力拍拍她的潔白的屁股,“爸可是筋疲力盡了,對付不了你這小浪 <br><br>貨。” <br><br>玉娟軟軟把頭靠在他寬闊的胸膛上,撫摸著他的胸部,“爸,要不我填浙江 <br><br>大學,也是全國重點。” <br><br>“終究差了點吧,娟,你不要總念著爸。你應該有自己的人生。”趙強勸著 <br><br>她。畢竟人生沒有離不開的筵席,玉娟長大了,他不能老是拖累她。 <br><br>玉娟幽幽道:“我的人生不能沒有你,爸,離開你,我會死的。” <br><br>趙強忙掩住她的嘴,“傻丫頭,年紀輕輕的別死呀活的。”女兒越大卻好象 <br><br>越是離不開他了,他也無計可施。只有心中祈禱她有一天能夠找到一個屬於自己 <br><br>的人生道路,畢竟這種不倫的關係不能長久的拖下去。 <br><br><br><br>第五章 <br><br>又是陰天,浮雲的簾幃還未曾拉開。火車行過那長滿茅草的山坡,漸漸的速 <br><br>度快了起來。玉娟覺得那垂垂的草葉,好像她的思緒,如波,如帶,紛披,淩 <br><br>亂。 <br><br>終究還是被北大錄取了,這不是她的本意。當她接到這通知書時,她知道要 <br><br>離開她最親的愛人一段時間了。她回頭看了看沈睡中的父親,剛才的一場縱欲使 <br><br>得趙強筋疲力盡。酣睡中的他顯得是那樣的英俊和迷人,早在孩提時代她就迷上 <br><br>了自己的父親,只不過那時的父親專情于自己的妻子。當母親去世時她就暗暗發 <br><br>誓要終生愛護父親,而今願望實現夢想成真。她笑了笑,想起了昨天晚上…… <br><br>“爸,來洗腳吧。”玉娟招呼著父親,趙強正在整理她的行李,往包裡面塞 <br><br>錢。要好幾個月不能見到親親女兒那誘人的胴體,他勉強定下自己的愁緒,坐在 <br><br>小凳上安享多年來女兒細緻的撫摸。燈光下玉娟的臉龐美麗非凡,長長的睫毛下 <br><br>忽閃著一雙烏亮的大眼睛。或許是受到愛液的沐浴和情感的溝通,她渾身上下透 <br><br>出一種驚人的魅力,使他總是情不自禁的想去觸摸和愛撫。 <br><br>突然玉娟的手順著他的踝部往上滑走,揉搓著他的已經有些發燙的陰莖,他 <br><br>只覺得一種快意從脊樑骨一直爽到心窩裡。她湊下頭把他粗大的陰莖含在嘴裡, <br><br>上下套弄,手法?熟之極。 <br><br>自從玉娟在那個寒冬的夜把身子交給趙強以來,他們變著各種姿勢和花樣做 <br><br>愛,在她看來,把少女最珍貴的貞操都給了父親,還有什麼可以保留的。在許多 <br><br>的日日夜夜裡他們口交、乳交和肛交,青春的胴體早被趙強開發了個遍。 <br><br>不一會兒,趙強按捺不住內心的燥熱,他站起身來,翻轉玉娟的身體,讓她 <br><br>雙手扶在書桌上,硬直的陰莖已然插入了她的後庭,她只感到直腸內壁又酸又 <br><br>癢,在經過一陣的猛插之下,自然而然的生出津液,隨著陰莖的拔出而流淌出 <br><br>來。 <br><br>趙強接著又插進她的那條長長的細縫裡,看著兩片陰唇包著自己的陰莖,他 <br><br>又是幾百抽,玉娟全身俯在書桌上承載著無窮的歡樂,而書桌在兩人的合力下也 <br><br>發出了可憐的嘰嘰嘎嘎聲。一陣快感襲來,趙強大叫一聲,倒在玉娟的裸身上, <br><br>倆人靜靜的享受著這無邊的性福。 <br><br>這時,一隻手輕輕的從她的背後伸來撚著她的乳頭,她知道父親醒了。回頭 <br><br>一笑,百媚橫生,趙強不禁瞧得癡了。玉娟縱體入懷,溫香陣陣沁入肺腑,一時 <br><br>間軟臥裡春色無邊。 <br><br>火車站人頭攢動,各式的旗幟和牌子迎風飄揚。趙強和玉娟有些兒迷糊了, <br><br>這時一個帥氣的小夥子迎了上來,手上拿著一個紅色的旗子,上面寫著“浙江同 <br><br>鄉會”的字樣。他熱情的招呼道:“是浙江老鄉吧?我是北大浙江同鄉會的劉志 <br><br>剛,歡迎新同學的到來!請上這輛車。”他手指著一部大客車,上面已經坐著不 <br><br>少新生了。 <br><br>趙強握了握他的手,自我介紹道:“我叫趙強,這是我女兒玉娟,念金融系 <br><br>的。”說著和玉娟坐了上去。 <br><br>接著,又陸續上來幾個學生。劉志剛點了一下人數,就跟司機打了個手勢, <br><br>那司機會意,發動汽車,不一會兒就到了北京大學——中國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 <br><br>最高學府。 <br><br>報到之後,趙強幫玉娟整理宿舍,接著在校招待所登記住下。晚飯後兩人在 <br><br>學校裡散步,北大是趙強當年的母校,周遭環境跟他二十年前沒啥大變化。玉娟 <br><br>按捺不住心頭春潮的湧動,悄聲在趙強耳邊道:“爸,晚上我過去你那兒。” <br><br>趙強輕輕的捏了捏她的玉臀,搖了搖頭,道:“那不行,太危險了。”他擔 <br><br>心這事被人家發現,玉娟可無法在這立足了。 <br><br>“我不嘛,你明天就要走了,還要那麼久才能跟你做愛!要不然咱們就在這 <br><br>怎麼樣?”她用手指著路邊的花園,那兒林木蔥籠,也是個清幽之地。 <br><br>趙強看了看四周,就和玉娟步入這當年他與柳如依幽會之所,在這有條長石 <br><br>椅,曾承載過他們許多浪漫的愛情。 <br><br>玉娟掂起腳尖,小嘴就和趙強緊緊的貼在一塊,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任他吸 <br><br>咂。而趙強的手也伸進了她的下身,那兒早已春潮氾濫,但見她鳳眼迷離,一隻 <br><br>纖手緊托他的陰莖,一手掀起自己的長裙。趙強扒下她的內褲,噗哧一聲就插了 <br><br>進去。她哼哼嘰嘰的配合著,臀部聳動,兩手從他的腋下伸出,緊抓在他的肩膀 <br><br>上。 <br><br>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了不遠處傳來腳步聲,急忙分開身子,幸好趙強沒有卸 <br><br>下褲子,只是掏出傢夥來,他迅速拉上褲拉鍊,而玉娟卻只需放下裙子就可以擋 <br><br>住春光外泄了。 <br><br>當晚,趙強正要洗澡時,聽到敲門聲,打開一看,卻是玉娟。他忙探頭望了 <br><br>望,玉娟噗的笑了出來,說道:“爹,現在還早呢,你忘了咱們是父女呀。” <br><br>趙強自我解嘲的笑了笑,關上門,反手一抄,把玉娟扔在床上。但見她媚眼 <br><br>如絲,玉腿大張,雙手迎著,道:“爸,來幹我吧。我好癢癢。” <br><br>趙強褪下褲子,一根黑黑的硬直的大陰莖怒張著,好似一條獨角龍在張牙舞 <br><br>爪,玉娟裝作害羞的樣子,雙手蒙上眼睛。趙強把她扒了個精光,白得有些晃眼 <br><br>的胴體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br><br>他輕輕吻著她細長的睫毛,高挺的鼻子,在那紅櫻桃般可愛的小嘴上舔著。 <br><br>忽而在高聳的乳房上吮咂,而他的雙手也沒閑著,左手撚著她的耳朵,右手更是 <br><br>要命,在她那突起的陰阜上扣她的陰蒂,不時用中指伸進陰穴裡,她發出了一陣 <br><br>陣的浪叫聲,沙啞著嗓子:“求求你了,爸,快點上來吧,我受不了了。我好癢 <br><br>癢!” <br><br>趙強跪在床上,將她的雙腿扛在肩上,獨角龍頭一探,已然刺進了那層層疊 <br><br>疊的深洞裡,開始時感到又緊又暖,接著又是一陣的麻癢,他一陣的猛抽,玉娟 <br><br>嬌喘籲籲,香汗淋漓。要知道現在正值盛夏,而他們又不敢打開窗戶,不一會 <br><br>兒,兩人已是全身濕透。 <br><br>趙強抽出傢夥,拍拍她的屁股,她就跪在床上,雙手按著,緊接著後面的菊 <br><br>花蕾一陣陣的麻辣,原來趙強是抽進了他的肛門。這洞比前面的更緊,他看著自 <br><br>己的陰莖進進出出,猛然間他加快節奏,頻率上升,玉娟在他的身下好似經歷了 <br><br>狂風驟雨的襲擊,兩人累得同時軟趴在床上,一時半會都不想起來了。 <br><br><br><br>第六章 <br><br>“真想回家呀,人人都說遊子思鄉,這句話真是有道理。”玉娟一雙烏黑的 <br><br>大眼睛凝望著天空中飄蕩的浮雲。 <br><br>站在她身邊的一個年輕人長得一表人才,氣宇軒昂,他深情的看著玉娟道: <br><br>“你總是這般的多愁善感,其實再過幾個星期就要放假了。這次回去咱們一起走 <br><br>怎麼樣?” <br><br>玉娟笑道:“想跟你一塊走的人那麼多,還會輪到我嗎?” <br><br>那年輕人急了,一臉脹紅的道:“你總是取笑我,什麼很多……” <br><br>玉娟順著湖邊的小路走向前面的女生宿舍樓,道:“志剛,你也不用解釋, <br><br>誰不知道你是咱們學校的第一美男子,多少女生夢中的白馬王子。光我宿舍就有 <br><br>好幾個夢裡都在喊你的名字呢!” <br><br>志剛快步向前幾步,一臉誠懇的道:“玉娟,難道你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 <br><br>自從那天在火車站看到你,我就知道自己已經無可救藥了,你憑良心說說,這半 <br><br>年中除了你我還找過別的女孩子沒有?” <br><br>玉娟微微笑了笑,道:“其實楊小君很好啊,我覺得你不應該離開她。”劉 <br><br>志剛和楊小君是校園裡公認的最佳情侶組合,男才女貌,在玉娟來校之前已經拍 <br><br>拖一年多了。 <br><br>“我對天發誓,在認識你之前,我們已經沒有感覺了,真的。”劉志剛忙解 <br><br>釋說,“不信你去問她。我不是那種見異思遷之輩。” <br><br>玉娟淡淡的道:“很感謝你這麼的看重我,不過跟你說句實在話,我不愛 <br><br>你。”在她的心中,永遠容不下第二個男人。 <br><br>劉志剛痛苦的看著她,她那張精緻的臉,在斜暉的照映下顯得異常的美麗。 <br><br>他搖搖頭道:“難道你已經有男朋友了?就算是有,你也要允許我去跟他競爭, <br><br>你要給我機會。” <br><br>“那倒沒有,我也不想騙你,主要是咱們沒有感覺。”玉娟停下腳步,“我 <br><br>要上去了,真的對不起。”走著走著,倆人已經到了目的地了。 <br><br>劉志剛默默的望著她婀娜的身姿漸漸消失在拐角處,心中一陣的絞痛,有生 <br><br>以來,第一次遭遇這樣的失敗,他此時此刻才真真切切的體會到失戀的滋味原來 <br><br>是那般的痛徹心扉。 <br><br><br><br>第七章 <br><br>“爸,想你!你知道每夜我都躲在被窩裡自慰,想你就壓在我的身上不停的 <br><br>插著我,我好痛,可我又好喜歡。 <br><br>你知道嗎?最近總是有人纏著我,要我做他的男朋友。爸,我好稀罕的!你 <br><br>要珍惜我哦,要不然我可要跟別人走了!要是你再幹得我太厲害的話,哼哼,你 <br><br>要當心! <br><br>爸,好想好想你,想你寬闊的肩膀和粗壯的傢夥。想那些個欲仙欲死的日日 <br><br>夜夜。 <br><br>……” <br><br>玉娟常常借寫信來發洩心中的苦悶,雖然趙強不肯讓她在信中寫下他們的隱 <br><br>私,但是玉娟卻忍不住。不過她很聰明,從不落款。信是寄到家裡的,但收信人 <br><br>卻編了個假名,以防有人偷看或者信落到別人手上,那豈不糟糕? <br><br>此刻趙強躺在床上,思緒萬千。自從與女兒發生關係後,他斬斷了同以前的 <br><br>那些相好的來往,玉娟去北京後,他一段時間內也很有些不習慣。中夜醒來,難 <br><br>免有些蠢蠢欲動。今天下午林琳又在暗示他老公出差,意思是要與他重溫舊情, <br><br>他故作糊塗,但這時靜夜裡面對孤光一片,卻又有些後悔了。就在他細細回想往 <br><br>事時,叮冬叮冬的一串門鈴聲,他心想這麼晚了,怎麼還有人來找?開門一看, <br><br>沒想到卻是他適才剛剛念及的林琳。 <br><br>“我剛完夜班,看你的燈還亮著,就來……”林琳火辣辣的眼睛直盯著穿著 <br><br>睡衣的趙強,“不歡迎我進來?” <br><br>趙強忙將她迎進門,她一轉身,整個身子就全倒在他的懷裡,渾身散發著火 <br><br>一般的熱。趙強再也忍不住了,將她扛在肩膀上,走到臥室裡,砰的一聲把她扔 <br><br>在床上。 <br><br>當趙強從她身上滾下來時,兩人均是氣喘籲籲。林琳咬著他的耳朵,“我晚 <br><br>上要在這睡。每次總是急匆匆的,咱們還真沒在一塊兒睡過呢。” <br><br>趙強堅決的搖了搖頭,“這不行,明早人家就會發現,你最好現在就走。” <br><br>“你這沒良心的!現在半夜三更的,你不怕我被人家搶走?”林琳粉拳輕捶 <br><br>著他的胸膛。 <br><br>“我陪你回去,你把衣服穿好。”趙強可不想留她過夜。林琳白了他一眼, <br><br>噘噘嘴,很不高興。 <br><br><br><br>第八章 <br><br>“我就要走了,玉娟。臨行前,你就不能給我個明白的答覆嗎?”已經要畢 <br><br>業的劉志剛面對不得不離開的校園和他這兩年來一直苦苦追求的玉娟,“我知道 <br><br>你還沒有意中人,可為什麼總是拒絕我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br><br>玉娟笑著道:“如果真是有緣分的話,相信我們還會再見面的。祝你此行能 <br><br>找到個如意工作,也能找到令你滿意的美嬋娟。”她心中對劉志剛的深情也有些 <br><br>感動。 <br><br>“你畢業後會回杭州吧?”志剛平日裡一直聽玉娟念著想家,“能去那找你 <br><br>嗎?” <br><br>“當然歡迎了,到杭州我一定當好東道主。”玉娟綻開她那如花的笑靨,她 <br><br>知道志剛還沒到過杭州。“我是一定要回杭州的,我離不開我爸。” <br><br>兩人分手後,玉娟回到宿舍。整理一下行李,她已經訂好火車票,很快就要 <br><br>回到父親那火熱的懷抱了。 <br><br>剛下火車,就看見父親笑著站在一輛豪華轎車邊,向她招手。此時正當炎 <br><br>夏,玉娟一襲潔白的連衣裙,俏生生的煞是惹眼。玉娟驚叫著:“爸,你哪來的 <br><br>小車?什麼時候學開車的?我都不知道。”只一個學期趙強就擁有了汽車和駕 <br><br>照,令玉娟有些疑惑。 <br><br>“先上車吧,哪來的那麼多問題。”趙強把她的行李放進後車箱,然後讓她 <br><br>坐在前面,駛離了杭州站。 <br><br>時當黃昏,玉娟那張美麗的小臉靠在父親厚實的肩膀上,眼睛望著前方。但 <br><br>見車子駛過平海路,到了翠苑區,趙強把車停在一個無人的路邊,玉娟嚶嚀一 <br><br>聲,兩張嘴已是緊貼在一塊。她身軟如棉,吐息如香,他熱情似火,玉杵高舉。 <br><br>趙強把坐椅放倒,將玉娟的裙子上翻,但見她的突起的陰阜上穿著一條繡花 <br><br>的內褲,已然微微濕潤。他欲火焚燒,雙手顫抖著褪下,陰牝竟然白得有些晃 <br><br>眼。他把頭湊下,舌頭伸出細細舔著,舌尖輕觸陰唇的周圍,接著不停的往裡進 <br><br>攻,前後進出,每當進去一次,玉娟的愛液便湧出一些。玉娟在父親的舌下不停 <br><br>的喘息著、呻吟著,渾身一陣陣的酥麻,雙手也不自覺的在自己的乳房上搓揉。 <br><br>趙強脫下內褲拿出那根燒紅的鐵棒,猛的摜入她的玉房,持續不停的插著, <br><br>衝刺,偶爾就插在裡面左右移動,碰撞陰唇,兼夾著與陰道磨擦,玉娟的愛液在 <br><br>前後進出中不停的湧出。感覺就像要爆炸了似的,突然間一種觸電的感覺佈滿全 <br><br>身,她發出了沈悶已久的浪叫,雙腿一夾,粉臀上拱,一股陰精噴薄而出,那份 <br><br>濕熱與趙強的陰莖相遇,趙強登時一陣快感頻頻,猛然加勁,車廂裡頓時發出一 <br><br>陣劈哩叭啦的撞擊聲。 <br><br><br><br>第九章 <br><br>自從趙強當上了廠長之後,家中的生活水準也提高了不少。要問他如何當上 <br><br>廠長的,還得從他旺盛的性能力談起。 <br><br>那天晚上,他從湧金路林琳的家裡出來,剛剛在她的黑黑大大的陰戶裡泄出 <br><br>了積累多日的炮彈後,只覺得一陣的清爽。他興致勃勃的走著回家,突然聽到旁 <br><br>邊一條小巷裡傳來一道沈悶的叫喊聲。他就著昏黃的路燈一看,卻是有兩個男人 <br><br>正按著一個打扮入時的少婦,那少婦鬢髮淩亂,裙子已被半拉下來,趙強大喊一 <br><br>聲道:“給我住手!”沖上前去,三兩下那兩個傢夥已是被他打倒在地。 <br><br>他扭住他們就要往派出所,但聽得那少婦道:“這位大哥,你放了他們吧, <br><br>我一個人在這很是害怕。” <br><br>那兩人也是哀求著,“大哥,就放了我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br><br>趙強兩手一松,那兩傢夥急忙跑得不見人影了。 <br><br>趙強關心道:“這位小姐,你沒事吧?要不要去看看醫生?” <br><br>那少婦臉頰暈紅,羞著道:“沒事,謝謝大哥了,你能送我回家嗎?” <br><br>趙強忙說那行那行。 <br><br>那少婦住得確不甚遠,就在臨近的一社區。她的家中擺設雖不豪華,卻有一 <br><br>種文雅之氣。顯是一個知識份子的家庭。那少婦倒了一杯茶給他,道:“我叫邵 <br><br>秋影,還沒請教恩公的大名。”這邵秋影到了自己的家中,顯得嫻雅有致,有說 <br><br>有笑了。 <br><br>趙強忙搖了搖手,道:“那叫什麼恩公,不敢當呀。我叫趙強,也在這附近 <br><br>住,咱離得不遠。”邵秋影簡單的介紹了自己。卻原來她的丈夫在國外,她現在 <br><br>是留守女士。剛才她是去父親家裡,沒想到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劫匪,既要劫財又 <br><br>要劫色。 <br><br>兩人海闊天空的聊著,不覺間越坐越近。邵秋影的眼中秋波流轉,百媚橫 <br><br>生。一個是枯守空閨的美少婦,一個是龍精虎猛的壯漢子,登時如乾柴烈火般的 <br><br>湊在一塊兒了。此時的趙強做愛技術?熟無比,讓邵秋影從一個浪尖跌下又從一 <br><br>個浪裡沖上,她從來不知道這做愛是如此的有趣,只覺得以前的那些日子是白活 <br><br>了。 <br><br>趙強眼瞅著一個秀麗文雅的少婦在自己的身下輾轉呻吟,變成了一個浪蕩的 <br><br>淫婦,更是刺激著他的神經。他精神百倍的變換姿勢,直到黎明將近,兩人才筋 <br><br>疲力盡的倒在沙發上。 <br><br>過了一個月後,他被任命為廠長的那天晚上,他才知道原來工業局的邵青海 <br><br>局長就是邵秋影的父親。 <br><br><br><br>第十章 <br><br>轉眼間五年就要過去了,玉娟面臨畢業分配了,她選擇了省外貿總公司,雖 <br><br>然北京上海有許多單位爭著要她,但她喜歡挑離家近點的,而且這家公司待遇也 <br><br>不錯。過了這個暑假她就要去上班了。 <br><br>這天陽光明媚,她剛洗好父親和自己的衣服,聽到敲門聲,打開一看,卻是 <br><br>闊別已久的劉志剛。“哎呀,怎麼是你,進來坐吧。”玉娟招呼著,把志剛讓進 <br><br>客廳。 <br><br>“我上個月剛調到省公安廳,聽說你要到外貿公司上班,恭喜了。”劉志剛 <br><br>瞧著她家,窗明幾淨,安靜祥和,一副溫馨家庭的模樣。“你家佈置得真是舒 <br><br>適,都是你佈置的吧。”劉志剛幾年來鍥而不捨的追求她,最終還是追到杭州來 <br><br>了。 <br><br>玉娟道:“當然了,我爸才不會幹這些呢,他是大男子主義。”她把一杯茶 <br><br>放在志剛旁邊的茶幾上。說起來她是要感謝他的,當初在學校裡劉志剛追求她追 <br><br>得緊,也嚇跑了眾多的愛慕者,讓她圖個眼前清淨。大家都心想:人家劉志剛是 <br><br>誰呀,法律系的高材生,儀錶堂堂,聽說出身世家,咱還是別湊這熱鬧了吧。因 <br><br>此下來,玉娟在這五年裡也算是風平浪靜。 <br><br>“最近工作忙吧,現在住哪?”玉娟關切的問,畢竟他陪她渡過了最美好的 <br><br>大學時光。 <br><br>“也不忙,我住家裡呀,我爸調到杭州,所以我乾脆也來了。你爸呢?我好 <br><br>久沒看到他了。” <br><br>“我爸上班呢,最近好象廠裡比較忙,整個象無頭蒼蠅。不過今天他會早點 <br><br>回家的。”兩人邊磕瓜子邊海聊,不知不覺的已是快中午了。 <br><br>“玉娟,有客人是吧?”趙強回來看到門口有一輛摩托車。他一看,“咦, <br><br>小夥子,我見過你。” <br><br>“在火車站!”兩人異口同聲,接著哈哈大笑。 <br><br>趙強招呼著,道:“中午就在這吃飯吧,咱們聊聊,你是叫……” <br><br>劉志剛忙道:“趙叔叔,我叫劉志剛,認識這麼久,到今天才登門拜訪真是 <br><br>不應該。” <br><br>趙強搖頭道:“那也不是你的錯,肯定是玉娟這丫頭不肯讓你來,從小她就 <br><br>不大喜歡人家來串門,這壞習慣總是改不了。”他遞上一支煙給志剛,志剛搖了 <br><br>搖手,道:“趙叔叔,我不抽煙。” <br><br>“好習慣,好習慣,我就老也改不了,不過現在也抽得少了。”他贊道, <br><br>“玉娟,你去下廚,多燒些好菜,我跟志剛好好聊聊。”他很高興女兒終於快能 <br><br>有歸宿了。眼前這小夥子帥氣,有才學,他很是中意。 <br><br>玉娟在廚房裡應著,忙碌起來。 <br><br>過了一會,玉娟在裡面喊道:“爸,你來幫一下。” <br><br>趙強打開電視,道:“志剛,你看一下電視,我去看看。”志剛忙點點頭, <br><br>拿起遙控器找台。 <br><br>走進廚房,但見玉娟圍著一條廚巾,俏生生的站在門旁,他掩上門,親了親 <br><br>她的櫻唇,道:“這小夥子不錯呀,娟,你可別錯過。” <br><br>玉娟狠狠的捏了捏他的屁股,膩聲道:“討厭啦,老是想把人家趕出去,你 <br><br>再這樣我可要生氣了。”趙強見她那佯裝生氣的誘人模樣,心中一蕩,右手撩起 <br><br>她的裙子,一探,裡面已是春潮氾濫。 <br><br>他翻轉她的身子,也不脫褲子,就從前門掏出傢夥猛的貫進她的陰牝,玉娟 <br><br>雙肘扶在廚臺上,承受著來自後面的撞擊,抽油煙機轟轟的聲音裡夾雜著她的浪 <br><br>叫,她還時而翻一下菜,等趙強那濃烈的精液射進她的無毛的陰牝裡時,那道花 <br><br>菜已是燒得爛熟了。 <br><br>“試試這道菜,手藝怎麼樣?這可是玉娟的拿手菜。”趙強用筷子指指那道 <br><br>花菜,招呼著志剛。 <br><br>玉娟坐在他父親旁邊似笑非笑,原來她父親也有幽默的時候。那道菜有他們 <br><br>做愛後的精液在裡面,但聽得志剛道:“嗯,真不錯,玉娟好手藝。” <br><br>玉娟已是絕倒。 <br><br>席間趙強問道:“還不知你父母親在哪工作呢?玉娟也不知道。”他剛才在 <br><br>裡面做完愛後問玉娟,卻沒想到她對志剛除了學校裡的情況外一無所知。 <br><br>劉志剛苦笑道:“玉娟從來就不曾問過我的情況,她對我毫無興趣。我爸在 <br><br>市政府工作,我媽則是在中行。他們都是去年才調到杭州的。” <br><br>趙強嗯了一聲道:“都是好單位啊,不象我,都要下崗了。”神情落寞。 <br><br>玉娟擔心的拉拉父親的衣服,道:“爸,是不是廠裡有麻煩了。”這些琵琶社午夜视频日子 <br><br>趙強一談到工作就不愉快,肯定是他的廠出了問題。 <br><br>“也沒什麼,咱今天不談這掃興事,來,志剛,咱幹一杯。”他端起酒杯一 <br><br>飲而盡。 <br><br>突然有一隻溫暖的小手伸進他的褲子裡,輕輕撫慰著他的陰莖,不用說也是 <br><br>玉娟,只不過她忒也膽大,那小手忽而緊忽而慢,技術?熟,趙強登時把不快事 <br><br>拋到腦後,盡情享受著這無邊的快樂。 <br><br>他邊跟志剛聊,邊吃菜,猛然間他哦了一聲,志剛嚇了一跳。卻不知趙強是 <br><br>被弄得射了出來,內褲頓時都濕了。玉娟將手在褲腳擦了擦,起身收拾桌上的殘 <br><br>羹剩菜。志剛忙上前幫忙。 <br><br>這天夜裡,玉娟躺在父親的懷裡,小手輕輕撚撥著他的已是軟叭叭的陰莖, <br><br>道:“爸,你廠裡到底是出了啥事?整天見你愁眉苦臉的。” <br><br>趙強歎道:“也沒什麼,國有企業的通病,現在要轉制,但真要改革,肯定 <br><br>有一批工人要下崗,又都是一些幹了一輩子工作的老工人,哎,真不知如何是 <br><br>好。” <br><br><br><br>第十一章 <br><br>這天,玉娟躺在趙強懷裡,突然說道:“爸,你說奇怪不奇怪?咱們做了十 <br><br>來年的愛,我卻沒有懷孕。別我是不能生孩子吧。” <br><br>趙強也很奇怪道:“對呀,咱們從來沒避孕,怎麼會呢?我也真大意。”他 <br><br>不禁撓了撓頭。然後用手輕摸她的陰蒂,道:“要不咱明兒去看看醫生?檢查下 <br><br>也好。” <br><br>玉娟嗲嗲的道:“你好壞!人家好癢癢哦。對了,我單位過幾天要我去上 <br><br>海,乾脆咱們去上海檢查,順便可以玩玩。”她有些興奮。 <br><br>“那也好,我也可以散散心,這幾天我都要煩死了。”趙強欣然同意。 <br><br>上海,外灘。 <br><br>“都說上海是個大都市,果然人真多。不過我還是喜歡咱們那兒,清靜,自 <br><br>然。”玉娟挽著趙強的手臂漫步在雨後的黃昏。“爸,你說怪不怪?咱倆都有育 <br><br>子能力,可湊在一塊就是沒能生小孩,也許是上天可憐我們,我真是好高興。” <br><br>趙強也是滿臉笑容,手指著那些熙熙攘攘的男男女女,道:“娟兒,其實世 <br><br>事如此,焉知那些人當中沒有許多我們這種情況之人?不過,娟兒,你還是要有 <br><br>結婚的準備,老是膩在家裡也不是辦法。” <br><br>“爸,我真不想在我倆當中插上個第三者。咱們這樣多好!”玉娟略帶憂鬱 <br><br>的眼光茫然的凝視著海天相接處。 <br><br>趙強無奈的歎道:“哎,爸也不想呀。過幾天你把那小子帶過來,我來摸一 <br><br>下他的底。”他口中的小子就是三天兩頭就跑他家串門的劉志剛了。“你去過他 <br><br>家吧?他家裡人怎麼樣?” <br><br>“沒去過,我也沒細問。聽說他爸還是個當官的呢。”玉娟其實對劉志剛也 <br><br>不大瞭解,她潛意識裡還排斥著他。 <br><br>“哦,原來你們還沒進入狀態啊,我還以為你跟他認識那麼久,也應該有點 <br><br>感覺了。”趙強的臉上有些怪怪的。“咱們回去吧,我那廠裡還有事,需要貸一 <br><br>些資金周轉。” <br><br>這幾天上級部門徵求他的意見,言下之意是要把機械廠讓人承包,他也有些 <br><br>心動。不過資金缺口太大,他心下不免墜墜。 <br><br>“好吧,咱們回去。要貸多少?要不要我找銀行的朋友幫幫忙?”玉娟這兩 <br><br>年工作中也認識不少金融方面的朋友,其中不乏追求者。 <br><br>趙強微微笑道:“當然了,越多越好,就只怕你貸不了那麼多啊。” <br><br>玉娟哼了一聲道:“別瞧不起人,明兒我就去給你試試看,貸回來你要怎麼 <br><br>獎我?”她眼波流轉,風姿綽約,在輕風搖曳中煞是動人。趙強忍不住伸進她的 <br><br>衣服裡狠狠的捏了捏她那堅實的乳房。 <br><br><br><br>第十二章 <br><br>“玉娟,我是真的想幫你,不過六百萬的數目太大,我是無能為力啊。”一 <br><br>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年輕人苦著一張臉對玉娟說,“要不你私下托人去找秦行長? <br><br>興許能說動她。” <br><br>“你也夠辛苦的,能幫到這份上就很感謝你了。好吧,我去試試看。”玉娟 <br><br>邊謝著他邊站起身來,“榜成,改天我請你吃飯。”說罷笑了笑,如桃花初綻般 <br><br>動人。榜成不禁瞧得呆了,他也是玉娟眾多狂熱追求者之一,現在是中國銀行的 <br><br>業務主辦。 <br><br>這幾天玉娟充分發揮了她的個人魅力開展外交。不過因為趙強要貸的資金數 <br><br>目太大,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玉娟也有些一籌莫展。 <br><br>當她敲開行長室的門時,她驚訝的看到了一個人正端坐在裡面,而此人她熟 <br><br>悉之極,正是劉志剛。 <br><br>“你怎麼在這兒?”玉娟問著他,“你不是去北京了嗎?” <br><br>“我剛回來。你不知道嗎?我媽在這上班。”志剛起身泡了一杯茶遞給她, <br><br>“她剛剛去接待客人了,你要找她?” <br><br>玉娟高興的說道:“你媽就是行長?那太好了,我正要找她呢。我爸需要一 <br><br>些資金周轉,正愁個沒完呢,我做女兒的能不幫忙?”她興奮的拉著志剛的手, <br><br>志剛頓時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br><br>就在這時,門口走來一個身著藍色套裝的半老徐娘,從她的腳步聲可以聽出 <br><br>她的從容和一種鎮定的風度。 <br><br>志剛拉著玉娟的手,介紹說道:“媽,她就是我經常跟你提起的玉娟。玉 <br><br>娟,這是我媽。” <br><br>玉娟忙上前招呼道:“阿姨,你好,我是志剛的同學。今天找您商量點事, <br><br>卻沒想志剛也在。” <br><br>志剛的媽媽也就是秦行長握著玉娟的手,笑道:“常聽志剛說,他有一個同 <br><br>學很出色,就是你了。果然是麗質天生,志剛好眼力!” <br><br>她走到辦公桌旁,拉開抽屜,拿出一條項鍊就套在玉娟的脖子上。然後退後 <br><br>幾步,瞧了瞧,口中嘖嘖稱道:“真美,這條白金項鍊也只有你才配得上。志 <br><br>剛,你說呢?”志剛尷尬的看了看玉娟,有些不好意思。 <br><br>玉娟大方的沖他笑了笑,道:“阿姨,無功不受祿,今天我還真有事找您 <br><br>呢。”她也沒當場就拿下項鍊,以免志剛難堪。 <br><br>志剛忙說道:“媽,玉娟找你想貸一些款,是她爸要承包工廠用的。” <br><br>秦行長哦了一聲道:“你爸要用?手續都齊全吧?”她是個非常精明的職業 <br><br>女性,登時從兒女情長中醒了過來。 <br><br>“阿姨,手續上都已很齊全了,就是數額大了點,要您批準。”玉娟把貸款 <br><br>手續遞給她,“需要六百萬元,所以您的那些手下不敢自作主張。” <br><br>秦行長看了看擔保人,是杭州建築總公司,這是一家資質很老的單位,完全 <br><br>可以做擔保。她笑道:“你爸跟包總很熟?”包總包大同是該公司的老總,在杭 <br><br>州可謂叱吒風雲。 <br><br>玉娟微微一笑,道:“是呀,阿姨,您瞧怎麼樣?手續上可以吧?”她不想 <br><br>多做解釋,這次為了這個擔保人,她找上了包小含,也就是包大同的小兒子。他 <br><br>是玉娟的小學同學,玉娟畢業後,在路上曾遇見他,原來他已經結婚生子。她甩 <br><br>甩她披肩的秀髮,誠懇的道:“阿姨,我父親現在也面臨競爭,這批款項要是不 <br><br>能及時辦到的話,可就錯失良機了。”她一雙美目水汪汪的,看上去楚楚可憐。 <br><br>秦行長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玉娟,能幫的我一定會幫,要不然志剛可 <br><br>饒不過我了。你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她指著站在旁邊不知所措的志剛, <br><br>“志剛,你先送玉娟回去,晚上一塊吃飯怎麼樣?玉娟。” <br><br>玉娟點點頭,道:“謝謝阿姨了,要不我先回去了。再見。”說完和志剛走 <br><br>出了行長室。 <br><br><br><br>第十三章 <br><br>玉娟回到家裡的時候,已是華燈初上。她拉著志剛的手道:“這次你可真的 <br><br>幫了大忙了,謝謝你媽的盛情款待,如果爸能順利的承包下來,那你可是功勞最 <br><br>大了。”說罷,掂起腳尖親了他一下,媚眼如絲,就關上了門. 志剛站在門外, <br><br>只覺得此生從未有如此之樂,站在那兒呆立良久才不舍離去。 <br><br>趙強還在廠裡忙著沒回來。玉娟打了一臉盆熱水,把腳泡在裡頭,閉上眼 <br><br>睛,享受著這溫水的熱度從腳下沁起,她的神思百轉,這幾日的酸甜事紛至遝 <br><br>來,湧上心頭。 <br><br>那天她去找包小含,他住的地方依山傍水,是一處絕佳的渡假之地,聽他說 <br><br>這是他的其中一個別墅,他平時還較少到這來,不過她要來,他就挑了個風景絕 <br><br>妙的。記得以前包小含不會念書,整個調皮搗蛋,是個典型的壞小孩,卻沒想也 <br><br>有今日的出息樣。 <br><br>包小含指著遠處的一葉扁舟,道:“幾時我帶你泛舟煙波上,也學那古人來 <br><br>唱一唱滄海一聲笑。”物質上的豐富多彩也使得這不學無術的小子言語中沾上了 <br><br>些風雅。 <br><br>玉娟那白晳的臉蛋在斜暉的照映下顯得如彩霞般豔麗,她微微一笑,道: <br><br>“我是俗人,學不來那風懷雅致,還要為生計奔波。哪能似你這般瀟灑度日。” <br><br>包小含一雙三角眼色色的望著她,道:“你可以過得比現在好,只要你願 <br><br>意。”他的下身暴漲,眼前美色咄咄逼人,令他有些不顧往日強裝的風雅。 <br><br>玉娟迎著他的目光,道:“你也知我此次來意,電話裡你說要面談,現在你 <br><br>給我個答覆吧。” <br><br>她隱隱約約的已經知道此次前來,于她的貞潔來說是凶多吉少。 <br><br>包小含哈哈大笑,道:“如此,我們還這麼多廢話幹什麼。”說完就撲了上 <br><br>來。玉娟的心裡在泣著血,哀哀的任他盤剝她的衣裳。 <br><br>一具白得晃眼的胴體橫陳在地上,長長黑黑的頭髮披散在她的胸前,越發顯 <br><br>得白的極白,黑得極黑。她的美目緊閉,但鼻息間吞吐的是如芝蘭般的清香。一 <br><br>對玉兔在她的喘息下起伏不定,最要命的是那銷魂之所,兩瓣陰唇微張著好似在 <br><br>跟他打招呼道:“你還不來?” <br><br>他大叫一聲俯下他高昂的頭,吸咂著那泛著微光的突起的陰牝,無毛的陰戶 <br><br>上不多時就到處是他流下的唾液。他再也忍受不住了,掏出那根已是硬挺的陰莖 <br><br>就猛然摜入了她的蜜房,她在心中大喊一聲:對不起了,我的爸爸。 <br><br>包小含抽插在她那又緊又熱的陰牝裡沒多久,平時久經沙場的獨角龍在她的 <br><br>絕世名器的折磨下支撐不住了,只覺得關山重重,雲霧繚繞,疊疊嶂嶂,一根鐵 <br><br>棒總是遇到阻礙,前進不得,不一會兒,他沈悶的叫了叫:“我要去了。”就倒 <br><br>在她的身上動彈不得。 <br><br>突然聽得耳邊一道熟悉的聲音:“娟,在想什麼?”卻是父親趙強回來了。 <br><br>她縱體入懷,膩聲道:“那筆款子已經到手,你要怎麼獎勵我?” <br><br>趙強大喜,抱著她在空中轉了幾圈,嚇得她驚叫連連。趙強顧不得滿身的塵 <br><br>土,緊緊的吸著她的濕答答的香舌,雙手滑溜的扒拉下她的衣服,而他的褲帶也 <br><br>早已被玉娟解下,他狠狠的把她按在牆上,腰肢擺動,陰莖抽動比平日更加的猛 <br><br>烈。 <br><br>玉娟單腳立著,單腳盤在父親的腰間,承載著那熟悉而沈重的撞擊,她的心 <br><br>中既喜且悲。喜的是此生能與相愛之人纏綿若此,夫複何撼。悲的是人生不能完 <br><br>美,為所愛之人而失貞。她大聲浪叫著,比平日更加的狂熱。 <br><br>趙強抽出傢夥,轉過她的身體,她會意的用雙手撐在地上,雙膝跪地,趙強 <br><br>伸手在她的陰牝裡沾了些津液塗在她的菊花蕾上,然後一寸一寸的伸進她的屁 <br><br>眼。玉娟在他的抽插間更是淫叫連連,粉臀輕湊迎合那銷魂的撞擊。當趙強把他 <br><br>的快樂的精液泄在她的直腸壁裡時,玉娟已是疲倦不堪的倒在了地板上。她太累 <br><br>了。 <br><br>第十四章 <br><br>當劉烏石看到玉娟的時候,第一個反應就是她不是人!是魔鬼,是神仙,是 <br><br>嫦娥下凡。他混跡官場幾十年,只覺得人生之樂莫過於權力的掌握。但現在他轉 <br><br>變了看法,原來這世界還有這許多歡樂情趣。 <br><br>當他的陰莖摜入玉娟的無毛的陰牝時,他想到的不是權力不是親情,而是那 <br><br>短暫的快感和銷魂的滋味。玉娟在他的身下輾轉承歡時,想到的卻是親情是父親 <br><br>那如山的肩膀和充滿禁忌的撞擊。 <br><br>趙強承包的那個工廠剛開始生意還不錯,很快他們的日子也過得更加的富裕 <br><br>和充實。但好景不長,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他的訂單日漸減少,於是玉娟決定 <br><br>了,去找他的公公也就是志剛的父親劉烏石。 <br><br>當年她嫁給志剛時,就已經隱約感到了他的父親那慌亂的眼神和壓抑不住的 <br><br>燃燒的欲望。果然,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裡,他趁著家中只他和玉娟的時候強姦 <br><br>了她。雖然在事後,他跪在她的面前,乞求她的原諒,但過後總是在無人注意處 <br><br>動手動腳的。 <br><br>“爸,怎麼還這麼辛苦?要當心身體啊。”玉娟步入劉烏石的市長辦公室, <br><br>“今天媽出差了,志剛又去辦案,我就把午飯帶來了,省得你跑來跑去。” <br><br>劉烏石眼前一亮,忙上前打扶著她的手,道:“你已經有了孩子,要注意休 <br><br>息。”還只三個月的身孕看不出什麼變化。孕婦的手更比平日的滑嫩粉白,他的 <br><br>心中一蕩,恍惚眼前的女人就是昨晚他在浴室偷窺的那個赤裸的少婦。 <br><br>“爸,我求你件事,不知該不該講?”玉娟的軟聲低求更刺激著他的神經。 <br><br>他忙道:“我又不是外人,你不找我難道還去找別人?快說說,有什麼為難 <br><br>事?”他趁機握著她暖熱的小手,真是精緻到了極處。 <br><br>玉娟媚眼兒一飛,道:“也就我爸的事,他這廠子你從來就沒關心過,虧你 <br><br>還是親家呢。市長大人。”她看到他猴急的樣子就想起以往所見的那些登徒子, <br><br>就算是市長還是平民百姓,在這裙下也都一樣。 <br><br>劉烏石那顆地方支援中央的頭顱上下直點,道:“對,對,是我的錯,唉, <br><br>我一忙就把這事忘了,你瞧我這記性,玉娟,你罰我吧。” <br><br>玉娟看著他那蒼老的臉上還要故作天真狀,不禁一陣噁心。她蕩聲道:“那 <br><br>你要怎麼關心呢?別又停在嘴裡,光說不練。”說完把粉臉低垂,嗤嗤作笑。 <br><br>劉烏石再也忍受不了了,他雙膝一軟,叭的一聲就跪在她的面前,道:“我 <br><br>的好玉娟,娟,我向你發誓,我一定給你辦到。你就再給我一次吧!”然後就壓 <br><br>住玉娟,手忙腳亂的扒拉她的褲子。 <br><br>玉娟嗤的一聲,把他的頭按在胯下,讓他聞著她的下體所散發出的氣息。劉 <br><br>烏石意亂情迷的吸吮著她的白白突突的陰戶,舌頭伸進伸出,喉嚨間發出混雜不 <br><br>清的念叨聲。玉娟望著這忙碌国内产一级毛卡片的男人不禁有些可憐他。 <br><br>第二天,杭州的新聞報導都大版頭條的張貼著趙強的那個工廠,因為市長專 <br><br>門帶人去關心這瀕臨倒閉的企業,理由冠冕堂皇:這是國有企業嘛,做為市長, <br><br>我要求大家關心它,支援它,愛護它。希望有條件的單位要起帶頭作用。 <br><br>於是訂單紛至遝來,貸款的手續也簡單了,趙強的工廠起死回生。 <br><br>…………………… <br><br>過了幾個月,玉娟生下了個大胖小子。只不過連她也不知道這是誰的種,是 <br><br>父親趙強,還是公公劉烏石,亦或是丈夫志剛的。也說不定是她的那些朋友們, <br><br>他們時不時的也找過她。女人一旦放開手腳後,還真的是不要臉了。 <br><br><br>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琵琶妞APP下载>>最新网址发布>>